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新加坡是不具其名而具其实的君主制国家  

2007-01-22 02:38:55|  分类: 驳揽群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深夜一只猫《淡马锡模式之弊》有感

叶檀的语感很好,头脑敏捷,是个写文章的快枪手。但是作为读者,看她的文章得费点精力。有时很难找到她的结论,有时很难找到推理过程。看来猫兄和我一样,和叶姐姐研讨那么多,只得出一个没把握的结论“想来想去,还是要重提人民资本主义概念,或者‘资本民主化’”。

猫兄从问“人家是怎么做到所有者与经营者分离的?”开始思考,是个很正常的思路。但是这个提问颇有暗示意味,害得叶姐姐讲了一大通中国政府讲熟了的套话。如果那些话有理,猫兄根本不会问这个问题。

我的思想爱出轨,所以要反问猫兄:“有什么证据表明新加坡做到了所有者和经营者分离了呢?”

新加坡并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国有资产不等于国民资产。新加坡是一个不具其名而具其实的君主制国家。这个世界上人民富裕、经济发达的君主制国家,不只新加坡一个,例子不胜枚举。其中既有大量立宪君主制,也有非立宪君主国家,比如中东石油国家。

经济发展速度与民主不民主关系不是太大,但是和产权明晰与否强烈相关。不论民主还是君主,只要法制和秩序能够维持正常状态,都是政府产权明晰的制度,都能够发展经济。

只要把新加坡当作君主制国家,就会发现新加坡国有企业的所有权和经营权不但没有分离,还很罕见地到了第二代仍然象创始人那样亲自经营,比许多私营企业更直接,所以代理成本很低,效率高。新加坡经济奇迹,没有别的秘诀。

不能发展经济的社会有两种,一种是徒具民主或君主之名,却没有不能保障法制和秩序。另一种是政府产权不明,领导人实行禅让制,比如社会主义阵营国家,还有中国历史上的三代,古罗马帝国也算得上是禅让制,它们最终都摆脱不了被君主或民主政府颠覆的命运。

中国目前的经济高速发展,是在几乎不保护产权的低发展水平上的进步,是社会恢复法制和秩序的结果。政府虽然仍然无效率,但是民间经济效率大幅度提高了。

和平状态下的改革总是朝向产权明晰的,例外很罕见。只要不出现暴力革命,从社会经济总量的增速来衡量的话,任何路径的结果都不会比现在更坏。

中国如果能象新加坡那样成功世袭化,比如电力系统归某家、电信系统归某家、军工归某家、金融归某家、保险归某家、石油归某家、矿产归某家......家家都成淡马锡,那中国国有经济实力就相当于数家淡马锡。这是毋庸置疑的,已现端倪。政府产权从非世袭的党派转移到世袭贵族,其实是经济发展的利好消息。它只伤害到体制内的非贵族利益,与百姓关系不大,因为百姓从来就没有分享过。

问题是中国的贵族家庭对中国社会有新加坡李家那样强的控制力吗?能够团结如一人吗?显然这是个严峻问题。另外新加坡模式的历史还太短,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君主制延续能力还有待观察。如果后代象刘阿斗、毛X宇那样没有亲自经营的能力怎么办?历史上承担不起代理人成本,是王朝挺不过三代的主要原因,何况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合伙人王朝。

如果老百姓不把国有资产幻想成有自己一份的话,不用去考虑上面那些问题。专心自己赚钱,有空再关心一下法制建设、社会治安就是了。想多了国有资产倒有点替红色贵族分忧的味道。无论君主民主,只要政府找到主就好。话是这么说,但我不相信哪个君能主得了庞大的中国,那对君的素质要求太高了,非超人无以应付。明清都依靠了民族的力量,而不仅仅是几个家族。袁世凯称帝是中国实行君主制的唯一一次机会,但他失败了。如果诸君分地而治倒是有可能,那比分封行业更高明。相对来说划界清晰,不易产生纠纷嘛。谁先君主起来呢?有这个勇气的人,我一定支持他。

最自然的结果还是民主化,因为它对领导人的素质要求很低,平庸如布什都行,还有谁不行?

  评论这张
 
阅读(77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