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给民间多留一点创制空间  

2007-11-22 23:20:41|  分类: 市井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南都社论认为“资方频逼新劳动合同法”,逻辑上讲不通。资方不可能不为重签合同付出代价,即使没有任何经济补偿给员工,政府部门干预、员工不满情绪上升……也会给企业带来额外的损失,资方只是两害取其轻。既然“新劳动合同法草案课题组组长常凯认为,新法早已预料到会出现如此局面”,那劳资双方都是“逼”的宾语,不能作主语。如果立法者连改签合同或者改为劳务派遣都没有想到,那只能说他们缺乏经济常识。

 

当前的劳资地位并不能一概用劳方弱,而资方强来表述。近几十年的中国,大概是全球劳资地位转换得最快的地区。举个带普遍性的事实,最初在珠三角东部地区投资设厂的资方多半来自港台,但是现在,多数企业主是大陆人。他们之中许多人原本是港企台企的雇员,后来成为老板或者合伙人。如果模仿欧洲,一味保护劳方利益,只会固化劳资地位,妨碍阶层流动。欧洲大企业多半是百年老店,日本情况类似。而在不那么注重保护劳方利益的美国社会,大企业普遍年轻得多。长远来看,单方面保护劳工权利,并不符劳工利益,只会培养出一个劳工贵族阶层,象这几天正在闹罢工的法国诸多工会。

 

的确,当前劳动权益受侵害的事例无穷多,但是雇主权益受损的事例也不少。改革开放之初,作为雇主的政府,难以监管作为雇员的国企管理层,才采用农耕时代的承包制,结果承包模式给国企带来很多负面效应。改革开放后,温州、潮州等地流行家庭作坊,有许多社会背景,原因之一是内在的管理技术,外在的法制环境不佳,雇主无法保障自身权益,只能维持小规模生产。只有当雇主权益得到充分保障之后,社会化大规模生产模式才可能出现。我们多听到劳工受侵害的消息,很少看到雇主受损的新闻,因为受害的劳工还活着,受害的企业却破产消失了,或者在可行性研究的时候就被堕胎了,发不声音来。更多的情况是把损失打入成本了,由全体消费者承担,资方不用声张。

 

在市场经济社会,雇员用脚投票,比雇主用脚投票来得容易,所以保障雇主利益其实比保障雇员利益更难。大规模雇佣是法制进步之后出现的社会现象,但并不是说雇佣规模越大,生产方式就越先进。相反,大规模雇佣适合那些劳动方式比较固化且单调的产业,比如制造业。在劳动质量难以监督的高科技研发领域、服务性行业,只适宜采用小规模雇佣模式,甚至自雇,所谓SOHO。在小规模雇佣领域,企业寿命短,工龄意义不大。总之,现实中的劳资关系是丰富多彩,变幻不定的,不能用一张标准的格式合同来规范全社会的劳资关系,应该给民间多留些创制空间。政府没有必要规范合同内容,限制任何一方的选择权,都会增加社会成本,增加全体社会成员负担。政府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追究违反劳动合同的责任上,因为那是欺诈行为。这方面做得还不够好,欠薪和强迫劳动现象都没有杜绝,给政府增加其他责任,即使有必要也为时尚早。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