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为何公共知识分子在《劳动合同法》争议中失位或错位?  

2007-12-18 07:43:41|  分类: 薪资保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何公共知识分子在《劳动合同法》争议中失位或错位?

《劳动合同法》是近期最重要的社会事件之一,它对国民生活无论长期还是近期影响都是巨大的,说它的影响超过17大、奥运会也不为过。没有人由于后者下岗,因后者受益也是短期的。相对于华南虎照,《劳动合同法》受到媒体关注显然不足。即便是关注也多半是关注企业对《劳动合同法》应激反射,而非《劳动合同法》本身。

与冷漠相比,更难以理解的是那为数不多的公共知识分子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劳动合同法》,我看到唯一持批评态度的只有何兵。在我的记忆中,尚没有任何一项政策受到过如此高的拥护,也没有从来没有过公共知识分子们与公众分歧如此之大。根据网易的网上调查,认为《劳动合同法》损害劳动者利益的占了一半,认为有利于或不确定的分别占了四分之一。网上调查虽然不能完全代表公众意见,但是在目前条件下,是最接近公众意见的调查结果,也符合我所了解周围人群的意见。

以维护公众利益为使命的公共知识分子们为何与公众意见出现严重分歧?

是公共知识分子更理性吗?不是的。

《劳动合同法》损害劳动者利益从逻辑上来讲,是简洁明了的。雇主与雇员之间是买卖关系,限制买方自由,等效于限制卖方自由。如果被限制自由竟然与个人利益会呈正相关关系,那奴隶制也是合理的。《劳动合同法》对雇用行为从初始雇用到解雇都设置了障碍。

也许有人会说缩短试用期有利于雇员,其实试用期不仅是雇主了解雇员过程,也是雇员了解雇主的过程,过于匆忙签订正式合同未必有利于雇员。缩短试用期,最直接的后果是企业聘请新员工会变得更谨慎,但有利于老员工少受威胁。这对劳动者整体上表面上是中性的,但是因此而带来的劳动者流动性降低,无疑不利于技术进步和提高效率,对社会发展是完全负面的,实际上也不利于劳动者自身的发展。

市场经济的特征是市场定价,当劳动者长期在一家企业服务,疏离于劳动力市场,会造成劳动者对自身价值错误定位,既可能偏高,也可能偏低。最关键是不了解市场需求,无法根据市场需求调整自己。有门学问叫做生涯规划,生涯规划可不会建议劳动者死守一家企业。

《劳动合同法》中最受关注的是解雇补偿。解雇补偿是市场自发产生的现象,但是市场自发产生的解雇补偿不是无条件的,它一般要求员工在一定期限内同业回避,以避免商业情报和技术方面的损失。《劳动合同法》中解雇补偿是无条件的,它的后果是将解雇补偿打入成本,由全体劳动者分担。也就是说被解雇者受益,长期在岗者受损。另一个后果是雇主在对雇员进行技术培训方面会变得更加小心谨慎。

《劳动合同法》被劳动主管机关注入了部门利益,这点完全被公共知识分子们所忽视。随着《劳动合同法》生效日期临近,劳动部门的利益追求已经越来越公开化,比如把续交社保当成避免批量解雇的指标。

如果不是社保,劳动部门还会积极在劳资关系方面作为吗?

劳动者从社保中受益了吗?

公共知识分子在《劳动合同法》争议中失位或错位,具体到个人可能有不同的原因。总体上,我认为是公共分子群体不够独立所致。因为舆论尚未开放,媒体尚未市场化民营化,媒体和高校从业人员实际身份与垄断国企员工相近,而与私企雇主雇员有隔膜,后者才是当今市民社会的主体。身份从感性而非理性上束缚了公共知识分子的表达,当然这层束缚不是不可逾越的,对《劳动合同法》持批评态度的何兵就是高校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