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主权明晰  

2007-02-27 14:41:54|  分类: 若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产权明晰”这个概念流行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成果。产权属于私权利的范畴,在公权利方面,权利模糊状态没有丝毫进展。我想也许是缺乏和“产权明晰”一样响亮的词组有关,于是提出“主权明晰”这个概念,供大家讨论。

主权大于人权还是人权大于主权,社会上争论了很久,实际上毫无意义。因为中国的主权相当模糊,相对来说人权倒是清晰的。要说中国人权状况不佳,那中国的主权状况更是糟糕,更需要捍卫。

宪法中名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照理说,中国已经是一个民主国家。但是事实上,宣传部门仍然把“民主”当作敏感词,显然政府官员并不认为中国已经是民主国家,并不把宪法条文当回事。宪法的缺陷在于对落实人民的权利写得相当简略,有意模糊。

中国受共产党领导是客观事实,可是宪法对于共产党的地位只字未提。每级政府明明有五套班子,宪法却只叙述其中四套班子。可见宪法对党的地位,更是有意回避。

文本明晰是权利明晰的一个必要条件,我们却找不到关于中国主权的清晰文本描述,所以说中国的主权模糊。

中国这几十年来的经济发展可以说全部归功于产权明晰方面的进步。不管明晰的过程公平不公平,明晰总比不明晰强。权利不明晰离公平更遥远。同样道理,主权无论如何明晰,都比不明晰强。为什么远古的禅让制会被世袭制取代?就是因为世袭制是权利明晰的,长子继承制又进一步明晰了世袭制的主权继承权。历史上汉人的王朝格守长子继承制,把继承人的能力放在次要位置上,所以继承人危机比少数民族政权要少得多。继承人危机对社会的危害远大于领导人的平庸,因为那意味着社会动乱。

现行的继承制度相当于尧舜禹时代的禅让制,尧舜禹只传了三代,现在传了四代。谢百三说现在是“五千年未有之盛世”,仅就继承这个环节而言,按儒家的理想该说法是有道理的。虽然一二代,二三代衔接的时候都出现过动乱,但是尧舜禹和平禅让只是儒家一家之言,按法家的说法,尧是被舜关了禁闭才让权的。因此,远古并不见得比现实更美好。不过和那些传承了几百年几十代人的世袭朝代相比,今朝还显稚嫩,前景难料。我非常敬佩三四代领导人在交接过程中所显示出来的能力,但是今后每次交接都会这么好运吗?如果主权不明晰,这个疑问会永远存在。继承人危机只是主权模糊的危害之一,主权模糊的危害天天都在发生,这里不去多说了。

主权在人、主权在民、主权在党、主权在族,都是主权明晰的可选项。主权在人很简单,中国有三千多年经验。主权在民也不难,民主国家有数百年经验。主权在族,有满清两百多年经验。主权在党呢,只有苏联七十年的经验或称作教训。主权在党的缺陷在于党本身也是个模糊概念。如果党主立宪,还要面临党权明晰的问题。如果党权不明晰,那主权在党还是一笔糊涂账。光是党内民主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铁打的营盘流动的兵。可供选择的方案是党员资格世袭制,这并不荒谬,毛时代的工作岗位就是实行顶替制,家庭成分审查也是一种身份世袭制。再在此基础上实行党内民主,即可明晰党权,进而明晰主权。

主权明晰的方案有很多,只要把它当作一项问题来看待,总会找到出路。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