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南都编辑太勇了!  

2007-10-24 23:21:43|  分类: 市井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岳那小子爱说话,敢说话,这点我欣赏,可惜常常观点不合。他属于环保左派,环保左派比经济左派可爱许
多。既然是左派,左派爱拿大词砸人的通病他也有。这回“生态文明”写了进17大报告,他又忘乎所以地发挥了,什么“生态文明超越工业文明”“工业文明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脱口而出,最过分的是“生态理性取代经济理性”。不说温总理,那些众多主管经济的领导肯定不服气的——你潘岳的野心恐怕不只想把环保局升格为环保部,至少是环保委,甚至把发改委吞并掉,弄个环保发展委,统领沉迷于经济理性的诸部委......

23日南都社论酷似潘岳的调调,我怀疑就是潘岳本人写的。心有不平,故所以发了一大通牢骚给编辑,没想到甚少删节地见报了,巨汗~~~我知道南都编辑勇,没想到这么勇!



“生态理性取代经济理性”从何说起? 
    
      2007-10-24 09:12:25   
    
      
  批评与回应  
  
  昨日贵报社论《生态理性取代经济理性,实现文明史上质的变革》读过之后心有不安,提笔写点批评意见。
  个人化的生态理性自古就有,中国人还建立了一套理论体系——风水学,相当多的主张经得起现代生态学的考验。传统风水学历来局限于私人领域,官府不宣传不干预不负责。现代个人化的生态理性已融入经济理性之中,不说别人,房地产商们就深谙其道。由于个人化的生态理性与经济理性完全不存在冲突,那么“生态理性取代经济理性”,只能是指公共的生态理性了,而经济理性既有公共的,也有个人的。“生态理性取代经济理性”的提法存在以公权压私权的可能性,所以要加以辨析。
  工业化之后生产力提高,人类活动对环境的破坏能力随之提高。又因为环境的公共性,保护生态才日渐成为一项政府职能。任何政府职能只有靠普世价值观在后面支撑,才能长期有效地管制。孔夫子的话今天依然有效:“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面对环境危机,在全球思想家的共同努力下,生态文明作为最新一项普世价值观,正广为世人所接受。普世价值观是名,公众舆论是言,生态文明名已正言已顺。十七大报告及时引入“生态文明”,令国人振奋。
  正如社论中说“从理论到实践都需要作艰难探索”,任何普世价值观从酝酿、传播到实现,需要有个过程,这过程非常漫长。例如,平等自古以来就是人类理想,但政治平等的标志——普选权,即使在美国,也是上个世纪才实现。时间是必要的代价,并非经济理性阻碍着理想实现,也不能在这个漫长过程中把经济理性“取代”掉。
  基于个人的生态理性已经成熟,但是公共的生态理性还非常稚嫩。就拿国际上最热门话题——气温升高来说吧,人类活动对地球气温升高的形成机制,气温升高对人类活动的影响,暂时还只是通过文学、电视、电影等感性媒介来演绎。科学界并没有给出清晰的理论,戈尔所获的是诺贝尔和平奖,而非科学奖。气候在变,技术也在变,社论反复强调的“工业文明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诚然难以否定,但也不能说得那么肯定。正如上个世纪哲学家们达成的共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确定性不存在”。
  生态文明是值得我们追求的,但是提到要“超越”工业文明,又不能不警惕。一百多年来超越西方文明、超越资本主义、超越旧民主主义都摔了跟斗,那些时候GDP排名往往比现在还高。在至今尚未实现工业化的中国,还经得起再一次自负吗?工业高度发展,带来许多负面影响,比如战争、污染和传染病,但是借助工业化,人类也实现了众多共同理想,男女平等、普选权、健康保障体系、联合国等等,普世价值观的形成与传播也仰赖工业文明时代高度发达的资讯传媒业。
  目前面临的严重环境问题,是工业化的后果,但不是工业文明社会不能解决的后果。恰好相反,是我们还不具备技术、经济条件,或者已经具备技术、经济条件,却没有及时建立相应的制度环境,自然的工业化才变成野蛮的工业化,人民才无福享受工业文明时代的劳动成果。比如说中国自建国伊始就是单一制国体,理论上中央政府具有高度权威,令行禁止。然而近年才听说“流域限批”初现成效。如果村里一条小溪被某一户村民污染,问题几天就能解决,无需“流域限批”,无需等上几年几十年才“初现成效”,因为基层已经实行村民自治,有事好商量。跨境流域污染严重说明现行体制下,地方政府之间条块分割严重,沟通效率低下。个人的生态理性无法形成公共的生态理性,这本不是工业化、信息化时代应该存在的问题。片面的政绩评价体系扭曲了地方政府的公共经济理性,进一步恶化了生态形势。我们并没有发现个人的经济理性和生态理性发生冲突的实例,我们只看到从个人理性到公共理性的形成过程,被扭曲或者阻断了,无论经济的,还是生态的。
  前工业化的制度造成工业化时代的问题,不是喊几句“超越”“取代”就会消失掉。潘岳作为环保部门领导人,把调门提高几度可以理解,我甚至当作个性来欣赏,毕竟个性官员那么稀缺,但公共舆论不应该被部门观点所主导。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