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陈思:暴雪暴露了什么?  

2008-01-31 21:04:17|  分类: 借花献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暴雪,影响中国18个大省,导致四五十人死亡,光广州火车站就滞留了八十多万人,还在每日十万地增加着,全国受影响人口近八千万,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不计其数。国内的媒体一再地说这是几十年不遇的大雪灾,在我看来,这似乎是在不停地强调着, 49年以来的中国还没有应对这方面危机的经验,还没有做好处理此类危机的准备。

    昨天下午4点钟多一点开始, 六辆85路公共汽车缓缓地驶入人民北路的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门口,准备拉一些人进入火车站,交易会里面密密麻麻地挤了心急如焚的好几万人。车刚刚进入人民北路,马上两边拖着行李的旅客们都纷纷地涌过来,围着汽车慢跑着。 很快,从一号门到二号门这么一点点距离,涌到汽车边上的人已经密集到让汽车再也开不动了。 司机好说歹说,才又勉强地开到了三号门,就再也开不下去了。从二号门到三号门的路上,已经有很多人冒着危险从车窗上翻进去。爬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挤得所有汽车的司机都只好弃车而逃。“我那车只有不到40个座, 现在里面至少有120个人以上。 连方向盘上都坐了人!”其中一个被挤出来的司机抱怨说。这时是430分左右。

    警察们在一旁走来走去,毫无办法,也不进行任何管制。有的甚至在一旁看热闹。 直到差不多下午5点的时候,警察们才组织起来,把车前的人群隔开,让汽车开动起来。

现场有很多抱怨的声音。一是说警察不作为,不及时维持秩序。 从一号门到三号门的距离大概有几百米,六辆汽车都在旅客们的包围下慢慢蠕动,这中间很容易出意外。另外从侧面窗口爬进去的人也不管,而且进去了之后就任由他们在里面并且拉进火车站,不需要他们下来在排队上车,这对于其他老实规矩的旅客们打击很大。  二是抱怨现场指挥混乱,可以说没有人能够告诉任何旅客,到底他们要到什么地方去等。 人民北路靠近火车站的一段是旅客们最密集的其中一个地段,黑压压的几十万人,拎着大小行李,带着妻儿老小,心焦火燎地东张西望,稍微听到点动静就跑来跑去,从白天到黑夜,从寒风到冷雨,好不凄凉。 到了天黑的时候,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对面的广东国际贸易大厦一至七楼也开放给凄凄惶惶的旅客们候车,志愿者们拿着大喇叭到街上去喊,可是很多人已经不再相信了。“一会说这里候车,一会说那里候车,我再也不相信这些鬼话了。”这是个别民工旅客们的发泄。

更多的是打听去某地的火车应该在哪里候车,志愿者们的回答一律是:全部都在那里候车,有车来了会有广播通知。 有一个曾经在深圳做过义工的陕西旅客小王说:“政府应该把候车旅客分区, 去往这个方向的一律在这个区,去往那个方向的一律在这个区。 有列车到了就在相应的那个区广播就好了,同时也要定时通知其他区的旅客他们的列车情况,因为有点地方广播很不清楚,造成所有旅客的担忧甚至恐慌。” 小王说得也许不错,因为这路上几十万上百万的黑压压的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无奈和无助。 人们互相打听着,小心翼翼地向警察们问询着,亲朋们善意提醒着,时而发现什么消息了又此起彼伏地惊叫着,伴随着武警们维持秩序的大喝……天慢慢地黑起来了,时不时还下起雨来。

如果说以上是交通部门和警察们欠缺经验,导致场面混乱的话,那么候车点的情况,却让我们不得不对中国的志愿者团体产生忧虑。 譬如说新开放的广东国际贸易大厦临时候车点一共有七层,每层大概有两三千平方米,容纳三四千人,一共七层的话,容纳两万人可以说是绰绰有余的。但实际情况是每层至容纳了一千来人,七层一共才容纳不到一万人,警察们志愿者们就不让其他民工旅客们进入了。从四点多一点这批大约一百人的志愿者团体到达该大厦后,他们就一直在里面等着,或者看热闹,照相,直到晚上大概六点多,民工开始进入大厦了,志愿者们才开始真正的工作。 进入了之后,有旅客说冷, 问志愿者们有没有毛毯被子,答曰:没有。 并私下说:上万人啊,哪有那么多毛毯!

是的,上万人的地方是没有毛毯的,几百人的地方倒是有的。天河体育中心从一号到十七号门的走廊里, 稀稀拉拉地有好几百人在那边等着,这些人大多数都等了两三天,都有一两张不知道是哪个团体分发的毛毯。129号的时候,志愿者团体下午四点到了,可是一直到差不多晚上七点钟,面包和水到了,志愿者们才有事干。 广州电视台的人也到了,采访了受助的几个民工,又让一个志愿者作势搬搬水拍几个镜头。采访志愿者时,一个民工用纸板写了一行字:请政府帮我们回家! 举在受访的志愿者背后希望被拍到。 记者和摄影师即时大怒,立马停止采访,对民工怒吼道:你这样我就偏偏不拍! 民工轻轻地说:我们就是想政府帮我们回家嘛! 记者怒曰:现在政府没有帮你吗!? 围观的志愿者们即时哄堂大笑。 再过一会,队长就提醒大家说马上会有个单位带两百个收音机过来,我们要在电视台准备好拍摄的时候把收音机发送给民工们。

我们不想抹杀志愿者们的善心善行,但是经验的缺乏是严重的。 大多数的人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都要等组长安排。组长也要听队长的安排。志愿者们大多是在校学生,很多人到了十点多就回去了。即便是志愿者团体在的时候,他们所发挥的功能,其实也就是配合已经在那里的春运工作人员、警察和居委会,听他们的调遣,协助他们维持秩序,派发一下被子包子和水等而已。如果说志愿者团体或者说义工团体本质上应该是NGO,非政府组织的话,那么我们所提到的这些志愿者们,充其量只是政府组织的一个补充罢了。

除了政府安排这些志愿者团体照顾的那些在体育中心、交易会和贸易大厦的少数民工旅客以外,大多数民工旅客都没有去处,都在冰冷的雨夜里,蜷缩在我们广州的街头巷尾,他们没有被子毛毯,不舍得多吃,甚至不舍得上那些趁机涨价的厕所。 对于这些大多数在街头的民工旅客,我们真正的志愿者们,你们在哪里? 我们的慈善家们,你们在哪里?

我不由得想起2005年的大海啸。在印度,这个我们常常认为比中国穷的国家,当全国人民一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满山遍野大大小小的NGO们都纷纷组织起来,甚至有的一两个人也背起包袱就往灾区里跑。首都新德里离印度南方灾区有一千多公里,但是从新德里去救灾的志愿者不比任何城市的来的志愿者人数少。 无数的公司企业通过各种渠道进行捐资捐物。 不到十天,已经有反馈说救援物资已经过剩,多出来的物资和钱物不但足以救灾,还可以用作以后建学校和房舍了。 对比之下, 我们对那些帮助我们建设家园,促进经济发展的民工们,是不是太寒蝉了点、太冷酷了点了?

我们一直以来用心经营的那个盛世和谐蒸蒸日上的模样,没想到一场暴雪,就弄得那么狼狈不堪。

  评论这张
 
阅读(1378)|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