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张晓舟和《南都》不能向野蛮和愚昧道歉!  

2008-02-28 04:53:36|  分类: 地方主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看足球,也不看足球评论,所以对张晓舟的《弄他、弄他》一文所以引发的网上争执,以及《南都》道歉都不敏感,直到朋友们都在热烈讨论此事我才予以关注。看过张晓舟一文,我愤怒了。怒火不是冲着张晓舟,而是重庆球迷,如果下面两句话与事实没有出入的话:

“重庆球迷爱我中华心切而狂嘘日本队……

“李玮峰和对方发生冲突时,全场高呼‘弄他!弄他!弄他!’”

至今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任何重庆球迷否认这两点。

 

狂嘘客队实属变态行为,试问中国队在哪个国家、哪个地区享受过观众“狂嘘”和“弄他”的待遇?我为重庆球迷的愚昧行径感到羞耻!虽然我们居住在不同城市,但我们是同一个民族、同一个国家的公民,我们拥有难以分辨的外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当然有耻也要同羞!

 

张晓舟在文章前面的长段臆想都是为了这句话作铺垫——“重庆球迷爱我中华心切而狂嘘日本队可以理解”,将他自己对重庆球迷愚昧行径的愤怒情绪转化为调侃,虽然沉重了一点,好过骂娘吧。

 

张晓舟在该文中用词其实非常注意尊重重庆人,例如一开始就声明“很搞”的搞是恶搞,搞笑的搞。一方面等于声明文章是游戏文字,不必认真;另一方面,是请读者不要把“很搞”的搞字理解为重庆方言的搞。重庆方言的搞字用途极为广泛,白天可以正经地搞革命搞改革开放,晚上可以不正经地搞男女关系。如果理解成后者,可能会伤害到某些心理脆弱的重庆人,可见张晓舟的多么慎重。

 

搞字原本是敲的异体字,音意与今天的搞字都不同。叶圣陶老先生改变它的用途,才把这个西南方言词引入了白话文和普通话。其实严格来说,张晓舟不用声明,因为西南方言以及普通话的搞只能用作动词,不能作形容词。用作形容词的搞,必定来自粤语的搅。粤语的搅发音正好与普通话的搞接近,人们就用搞代替了。粤语没有搞这个词,如果搞与高同韵的话,与搅并不同韵。因此,很搞、搞笑、恶搞,不是粤语词,而是粤语词在普通话里面的音译版,类似还有买单,粤语其实是埋单。广州女孩会在办公室说:“不要搞我”,不要理解为“不要和我发生关系”,她的意思是“不要烦我”。粤语的搅也有很多用法,但是没有性意味。

 

与搞字的粤渝两地严重分歧相反,“弄他”倒是有非常精确的粤语对应词“郁渠”,它们不是翻译,而是同源异流词。弄在甲骨文中是上面一个玉字,下面一双手,表示玩弄、品鉴玉器的意思,今天仍然弄璋弄瓦之说。粤语保留了弄字与玉字接近的读音,北方保留了弄字的古典写法。

 

如果广州球迷在广州主场嘘日本队,高喊“郁渠”,我不介意任何人批评包括我在内的全体广州人——能忍受跟如此野蛮与愚昧的人群居住在同一个城市的人,会高尚到哪里去?我们为重庆球迷的言行感到羞耻,不过是把观念上的共同体扩大了一圈而已,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国家!


我建议《南都》收回道歉,给野蛮人在网上接受人文教育的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1175)|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