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从白花径村帮到台南农村  

2008-04-23 20:36:36|  分类: 珠江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白花径村帮到台南农村
博罗白花径村至今未通电,仅剩的4户村民靠煤油灯照明,被电遗忘、被学校遗忘、被道路遗忘……幸好还有记者,才没被全社会遗忘。

白花径村是偏僻山乡在工业化、城市化时代的标准样本。每一个工业化国家在类似的过程中,都出现了农村居民数量大幅度减少的现象。农村居民大幅度减少,无论从人均资源占有量还是政府福利分配来看,理当是留守农村居民的福音,白花径村却成了纯粹的悲剧。国内多数农村和白花径村遭遇相似,程度不一。

农村留守居民注定要在城市化、工业化过程中痛苦挣扎吗?在中国之外似乎找不到例证,以同样人多地少的韩国为例,1970年代初开始的15年内,有7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超过城市居民,1980年以后,韩国农民的消费水平也超过了城市居民。相反,城市贫民窟倒是各国普遍存在过。允许城市贫民窟存在,让穷人与基础建设近距离接触,或者派干部下乡扶贫,代表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执政思路。

一些机关单位为了让扶贫干部安心工作,在扶贫点不仅通水、通电,还投巨资建别墅,安装卫星天线,请当地农民烧火煮饭扫地洗衣服,创造了就业机会,达到了局部扶贫目的。这样的扶贫点只能以宣传教育为目的,数量不能多,覆盖面不能广,否则财政负担不起。显然救济城市贫民比救济农村贫民要容易得多。农村贫民跑到衙门门口来接受扶贫,免了官员送钱财下乡的车马之劳,不用额外通水通电,政府哪有不欢迎的道理?当然,政府完全没有救济责任另当别论

这些年"三农问题"已然成为显学,"三农"专家们频频出入于衙门官邸讲堂。他们将农村、农民、农业三个概念被捆绑在一起,云里雾里海吹湖吹,许多清醒的人也被绕晕了。其实,只要点明与此相对的三个概念:城市、市民和工商业,看官立刻明白,他们不过是在挽留城乡二元分割体制罢了。有著名”三农“兼“宏观经济学”学者认为土地、劳动力、资金三要素全部留在农村,农村就兴旺了。农村是分散的,发展工商业需要劳动力和资金密集化。因此,该学者打着三农的幌子既反对城市化,效果上也反对工业化,更别说对集中度要求更高的第三产业了。和老毛当年把城市待业青年赶下农村是同一个思路。未知最近大学生当村官所取得的成果会不会比上山下乡更显著,反正往白花径村派一个大学生村官无济于事。要么把他们接纳进城,要么政府建设基础设施,或者两者兼顾,才能改善 白花径村村民处境,

白花径村悲剧成因有其特殊性,白花径村村民们被剥夺了山林资源,林业工人待遇被林业局模糊掉,惠农政策却毫不含糊地忽略他们。因为特殊,所以注定是少数人群,但是少数人群未必被忽视。在一个正常社会里,政治家往往喜欢操弄少数群体利益,以较小的代价获取较高的政治声望。相反多数群体利益不那么好操弄,因为投入大见效慢,今年台湾民进党败选就是例证,许多本省籍选民等了八年,不耐烦了。不仅政治家,媒体也爱挖掘少数人群的信息,比如《电遗忘的村庄》这篇报道,报纸以很小的代价,就从读者那里收获了高度关注。类似的便宜事情,如果落在国外很难留给记者去发掘。少数人群也许不关心政治、不关心社会,但是民主政治一定会关心少数群体。

从白花径村闲话到民主社会,看似好高骛远不切实际,其实不然,因为温家宝总理在2005年就提出中国大陆要帮助台南的农民解决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47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