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茅老是我的精神导师  

2009-01-12 20:29:05|  分类: 耳闻目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见茅老之前五年,我是一个网络意见分子和现实中的生意人,网络与现实严重分歧。见茅老之后五年,我把发表意见的媒介扩展到纸媒和社会活动,而生意越来越淡出生活,网络与现实逐渐统一起来。

第一次见茅老是在03年年头,一个杭州网友在上海组织的茅老网友见面会,介绍小额贷款试验情况。在小小酒吧里,茅老往高椅上一坐,拿麦克风一开声,我立刻被其独特的绅士风度所折服。那种风度不敢说中国,至少在我所处的环境中是极为罕见的。那次也是我第一次见关天茶社网友,会上我也发表了一通意见获得大家掌声。掌声给我的不只是虚荣,还有信心,因为我自认为文章和言论水平很低,在关天发的帖子极少被加精,更没有在公众场合发过言。可能因为发言,而引起了茅老的注意,临走前主动向我索取名片。会后他按名片上的地址给我寄来了他的新作《中国人的道德前景》。我看着装帧漂亮,内容精彩,便又向他邮购了一批作为礼物送给朋友和客户。我尝试着写了一篇农村问题的文章发到他邮箱,请茅老指点,没想到他二话不说就推荐给了《中国改革》杂志农村版,虽然最后没有刊用,不过仍然让我欣喜。

回到广州不久,非典疫情爆发并公开。我参加了一次关天茶社广州网友的线下活动——去火车站派送口罩,从而认识了一批朋友,不久与他们一道参与广东人文学会筹组和活动。因此又认识了一些开明派老干部,加深了对中国国情的理解。也是03年,我开始为纸媒撰稿。不过此后,倒是没有再与茅老联络,主要考虑他太忙,年事又高。而我没有什么值得打扰他的大事。但是仍然关注茅老的言论,每次他来广州演讲,一场不拉地当听众。每当他被围攻的时候,写篇小文声援一下。

我不敢妄评茅老的学术成就,仅就他对我个人影响写一点文字。如果不是慕茅老之名,我可能不会见网友,永远把网上码字当作一种宣泄。现在我发现自己从写文章当中获得快乐和友谊,远比赚钱要多。仅以此文字祝贺茅老八十大寿,感谢茅老给予我的启迪与示范!我想他也是我们这一代人,或者几代人的精神导师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