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科学、技术和工程不可混淆  

2009-11-25 19:08:13|  分类: 若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学、技术和工程不可混淆

改革开放以来,中文突然冒出一个高频词——科技,以中国科技大学领衔,涌现一大批以“科技”为名的大学院所和企业。近年来光是“科技”已不能满足,“高新科技”才过瘾,政府文件中几乎不可或缺。为了避免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有必要对科学和技术两个词语正本清源,顺便再说说工程。

科学的来历

科学一词,英文为science,源于拉丁文的scio,后来又演变为scientin,最后成了今天的写法,其本意是“知识”、“学问”。日本启蒙大师福泽瑜吉把“science”译为“科学”。到了1893年,康有为将“科学”引入汉语。严复在翻译《天演论》时,也用“科学”二字。但科学一词并非新词,古汉语中早有科举之学的含义,与science大异其趣。故废科举之前,时人为避免歧义,仍多采用格物或者格致,少用科学。

格物或格致出自《礼记·大学八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所论述的“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 但《大学》文中只有此段提及“格物致知”,却未在其后作出任何解释,也未有发现先秦古籍使用过“格物”与“致知”这两个词汇而可供参照,遂使“格物致知”成为各路儒学大师争讼焦点。朱熹的解释为“穷究事物道理,致使知性通达至极”,与science颇有类似,国人遂以格致译之。

到了五四运动时期,以陈独秀为典型的留日学生归国后参与白话文运动,加上当时科举已废,日译“科学”才取得相对优势。49年之后“格物”彻底退出,“科学”则被捧上神坛。虽然现代科学已经与神学明显区隔,不过追根溯源,科学倒的确是基督教神学的副产品。

“科学”与science算得上久别重逢的巧合。Science的原始印欧语词根为skei-,刀刻的意思,衍生出拉丁词Scio知识。而汉语科与刻同源,衍生出分门别类的意思,科室的科仍然留守原意。该巧合不算意外,因为历史上汉-印欧本来就存在血缘和语言上的密切联系。意外的是巧合由汉-印欧之外的福泽瑜吉撮合而成,大概他把science等同于讲究分类的博物学了,博物学在当时是热门学问。科学不如格致翻译science来得贴切。

科学与技术的区别

技术和technology都是复合词,很直观,没有什么典故。虽然科学和技术都属于知识范畴,都取之于实践,用之于实践,但是他们渊源大不相同。技术的概念来自日常生活,科学的概念来自于抽象思维。发展路径不同,造成双方所依赖的制度大不相同。

支撑技术进步的制度主要是专利,支撑科学进步的制度主要是论文署名和引用制。技术创新的回报是利润,科学成果的回报是名誉。从事技术创新的组织以企业为主,从事科学研究的组织以教授自治的大学为主。技术可以由发明者垄断牟利,但专利期失效之后全社会都可以应用。科学成果不靠垄断得利,但是荣誉永远由发现者独享。别看科学家们轻实利,由于荣誉由赢家通吃,有时争执起来失态程度不亚于商人。远有牛顿和莱布尼兹的微积分发明权之争,近有华裔数学家丘成桐参与的庞加莱猜想证明之争。

科学源于基督教神学,大学源于基督教神学院,各国对科学的重视程度与其神学底蕴呈正相关关系。技术在任何社会都存在、都需要,重视程度在国家间较为平均。因此,不同历史和现状的国家,对科学与技术的重视程度应该存在差异。

用谷哥趋势比较science和technology两词,果然印证上述猜想。英美法等国家,science一词的搜索量显著高于technology,日、德等经济发达国家technology略高于science,中国印度等非基督教且经济不发达的国家,technology的搜索量显著高于science。

再看science的搜索结果为9亿75,00万项,“technology”也是9亿75,00万项,“Science + technology”只有200万项。可见science和technology很少并列搜索,那是两个异源异流的概念,近代部分合流,总体上仍然泾渭分明,活跃在不同领域。

用百度搜索“技术”结果有1亿,“科学”只有7470万,“科技”却达1亿项,与“技术”相当。华人并提科学与技术两个概念的频率不应该远高于外国人,汉语“科技”一词对应的可能不只是“science and technology”,很多时候仅指technology,例如常见的“高新科技园区”。科技一词滥用,说明中国人对科学和技术两个概念严重混淆。科技一词的使用者没有搞清科学与技术的区别,或者即使知道有区别,却有意无意忽视差异。避免科学与技术两个概念混淆,首先要节制使用科技一词。

概念混淆的教训

科技与技术两词混用看起来只是名词之误,没有实际危害,其实不然。实际上,技术和科学可以看成两种不同的制度。看不见科学与技术之别,也就看不出两种制度之别,不能针对性地改良制度。

中国的科研机构——科学院与大学,在管理制度上与欧美大学差异极大,不是教授自治而是行政化管理,激励机制等级化,或者像企业一样以赢利为考核指标,而科研赖以维持的同行评价机制严重弱化。由于科学研究活动具有非常低的成功率和非常高的投资风险,假如像企业一样考核投资收益比,教授们立项研究时必然畏首畏尾。因此,世界各国的科研资金多半来自捐赠或者财政拨款,其中企业和个人捐赠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捐赠人对大学科研的干预少,而财政拨款往往附带条件,侵害校园的教授自治权,影响学术自由。

由于科学研究是非营利为目的进行的,对经济的刺激作用非常间接,所以世界上不乏缺少科研机构的富裕国家,却不存在科研发达的贫困国家。勉强依样画葫芦建立欧美式大学,教授们也因为经济压力难以专心致志搞科研。富裕不是科研的充分条件,是必要条件。

对技术创新起激励作用的制度安排是以专利制为主的一系列知识产权保护法规,最早实行专利制度的是威尼斯,它在1474年颁布了第一部具有近代特征的专利法,专利法是产生工业革命的必要条件。中国正在努力完善知识产权保护,但是不可否认,立法和执行仍然相当不完善。在看得见的未来,可以预计中国仍然难以指望靠技术研发承担起经济增长的重任来。毕竟中国所掌握的技术与前沿技术还有相当距离,跟踪式研发,得不到专利保护,训练研究人员的意义大于经济效益。

技术研发是一项风险和收益都很大的工作,如果研究人员与专事科研教学的教授们在一起工作,未成功时分薄了教授们的收入,成功之后引起其他教授妒忌。假如大家去从事技术研发,则科研和教学工作没有人再用心了,尤其忽视后者有违大学主业,削弱国家的人才竞争力。在制度条件不具备的清苦下,政府在高校的基础研究上投巨资勉强为之,基本上是浪费纳税人金钱。有鉴于此,当下的中国科学只能与教育结合在一起,作好科学知识普及工作。

工程师的贡献与罪错

科学是指他人可以理解的关于现象的因果关系,该因果关系经得起重复检验,并且检验结果与检验者个性无关。

技术是指具有实用价值的知识,约等于应用科学。

对中国经济发展起主要作用的是工程(engineering),工程是将已知技术和已有材料,设计、组合形成新应用的能力。

工程与技术的激励机制类似,但技术是知识,工程是能力,知识被盗用的可能性大,能力被仿效的可能性小,因此工程能力对外部制度环境依赖性较小,工程能力主要建立在企业内部管理制度的完善性。例如90年代初国内程控交换机技术一经研发出来,立刻冒出“巨大中华”四大企业,最后以企业管理水平高的华为和中兴胜出。目前中国制造畅销全球,为锻炼工程设计能力提供了机会,而技术研发工作可以继续交由日美德等国的企业去做。神舟系列航天飞船成功发射,说明中国的工程能力还是不错的。

由于工程对经济贡献显著,在科学、技术与工程三个概念没有厘清的情况下,各地大学和研究所一窝蜂地办企业。尽管大陆的大学有行政化和企业化迹象,但毕竟不是政府部门也不是企业,大学不可能像企业那样建立起明晰的产权制度,因此大学先天性不适合搞技术开发,更不适合搞工程设计。可是在“产学研”相结合的幌子下,高校开办了大量打着高科技名义的企业,例如最著名的“北大方正”、“清华同方”。且不说高校办企业对高校科研和教学工作带来的巨大负面作用,实际上真正经营高科技产品的校办企业绝无仅有。校办企业受到诸多政策关照,例如优先上市和贷款,可是经营成功的寥寥无几。国企有的毛病,校办企业全都有,而且严重数倍。可能是问题太严重了,所以最近高校办企业之风才平息下去,不过高校兴办科技园区又兴旺起来,其实那不过是当地主,属于最没技术含量的工作了。高校办科技园区也不会比地方政府办得更有优势。

我的母校原名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后来改为电子科技大学,很显然原名才名副其实,那就是一所培养工程师的学校。虽然培养了大量优秀工程师,但其科学研究能力和技术研发能力都不足,而且办学体制上与西方的大学(University)存在根本差异。明明是工程学院,却要改成科技大学,是由于观念中的“工程”偏见所致,所谓工字不出头。其实物以稀为贵,只要工程能力具备稀缺性,照样可以实现高利润,重在有知人之智、自知之明。

澄清科学、技术与工程三个概念之间的差别,不仅有助于明确制度改进和资源投放的方向,还能更新治国理念。中国被外人戏称“工程师治国”不是没有道理。工程师出身的政治家治国不可怕,可怕的是政治家把国家当作企业和机器来管制。

企业是营利组织,政府是最大的非营利组织。工程师治国喜欢把政府部门变成营利组织。那些非营利的政府工作便无人干了,于是容易陷入无政府无秩序状态。

机器按照设定模式运转,一旦逾矩便是故障。而社会、国家和市场则充满不确定性,那种按照确定性思维的工程师模式,一方面扼杀国民的创新能力,另一方面限制市场自由运作。一旦发生意外,则全社会容易陷入动荡之中,不能自我修复。

因此,中国目前的确最适合工程师们发挥所长,但是全社会唯有工程师思维,却是当下困境的始作俑者。成也工程师,败也工程师。

 

前景展望

科学、技术和工程特征表:

类别 科学 技术 工程
性质 知识 知识 能力
从业职称 教授 研究员 工程师
从业机构 大学 研究所 设计室
研究对象 未知 已知 已知
研究方法 发现 发明 设计
研究结果 不确定 不确定 确定
研究成果 理论 专利 产品
成果回报 名誉 专利费 利润
利益分配 固定高薪 中薪加股权激励 低薪加项目奖
个人风险
机构风险
社会风险
研究动力 兴趣 报酬和风险偏好 报酬和去风险偏好
权威机构 中国科学院 中央研究院 中国工程院
最适宜的环境 香港 台湾 大陆

香港适宜发展科学事业,是因为它具有英美法体制。香港的问题是科教事业时间太短暂,而且面临资源和空间被挤压的可能,但目前发展势头还很好,未来要设法为其开拓空间。

从上表可以看出,大中华区已经具备了全方位发展的基本条件,这正是近三十年来经济腾飞的奥妙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13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