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多少人命才能换来一盏红绿灯  

2009-05-20 05:41:02|  分类: 市井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期:[2009年5月20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网友评论:

 

    杭 州飙车案令斑马线变成了死亡线。广州人谈起来其实并无多少超然事外的感觉,因为自己脚下的路也不是那么安全。比如大家都知道广从路事故多,却不知道事故多 发的程度如此惊人,据统计广从路每年约有近百行人死于车祸(昨日《信息时报》),广从路永兴路口路段又是其中最大的黑点。“大前天,一个骑自行车的老伯从 这里过马路时,被大巴撞到,当场死亡;前天晚上,一辆泥头车在这里又夺去了李谷娥的性命;昨天早上,一辆货车也在这里翻了车,三天出了三宗车祸,夺走两条 生命啊!”在此负责指挥交通的治安员梁师傅感叹不已(昨日《羊城晚报》)。

    交通事故的新闻看多了,容易对生命的脆弱产生麻木感。世 上本没有交通事故,路上的车多了便有了事故。不可能因噎废食把车给禁了,都步行。也不可能把行人给禁了,都乘车。每起事故,汽车和行人总有一方有责任,而 汽车和行人用各自的金钱、自由和生命承担了后果。大概在所有司法判例当中,处理交通事故算得上是最公平的领域,公平多了不和谐便少了。只有“富二代”、“ 飙车党”、“特权车”等字眼,才能挑起阅读和评论者的兴趣,但是仇恨特权比同情逝者所占成分多得多。当人们面对鲜活的特权分子时,甚至连对特权的警惕都会 放松,陈鲁豫顺口就赞京城飙车撞人的年轻人“挺不容易的”。可以指责鲁豫姐姐说话不过脑子,不能说她没有人之常情。

    既然大众都麻 木,那些天天跟交通意外统计数据打交道的人肯定更麻木了。每年死近百行人的数字惊得了市民,惊不动道路管理部门。经费不足、汽车超速、行人闯红灯……理由 都是客观存在的,客观性不亚于G D P和人口普查。不妨放下道德勇气,树起科学发展观,纵横对比一下看看问题所在。

    举个例子,国 外某个地方建了一大片草坪,没有建围栏圈起来,而是整块草坪放任路人去行走。刚开始不同的人走的路径是不一样的,慢慢地一个多月过去了,走的人多了,路径 就踩出来了,于是相关部门就在这条路上铺设了砖头,作为正式的人行通道。几年过去了,来自中国的游客看见外国人很规矩地走在人行道上,于是感叹外国人素质 很高。

    再在广州市内作比较。同样的行人素质、同样的司机素质,为什么到了广从路就格外容易出事故?原因很简单,广从路是国道,不是 市政道路,国道有国道的建设标准和维护经费。人大政协每年开会都有提议把广从路改为市政道路,都没有结果。不能说广从路这些年一点变化没有,护栏、路灯都 在增加着,就是装盏红绿灯不知为何那么艰难。我不知道装一个路口的红绿灯需要多少钱,肯定远不如架天桥吧。人行天桥的成本大约100万元,广从路上那12 条斑马线全部建成人行天桥,也才1200万元。假设这些天桥每年减少50个行人死亡,每年挽救一个生命才花24万元,假设天桥寿命48年,每年挽救每条人 命才花5000元。

    不是先知,我也能预言广从路很快就会有伤心的故事重演。不是先知,我无法预言多少人命才能换来领导批示的红绿灯在广从路的斑马线旁边闪亮。
  评论这张
 
阅读(1994)|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