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广东应由双核升级为四核  

2009-07-31 04:49:13|  分类: 地方主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应由双核升级为四核


邓小平在《前十年为后十年做好准备》的讲话中指出: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比较,它的优越性就在于能做到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保证重点。陈云在《当前基本建设工作中的几个重大问题》中指出:“必须按照全国一盘棋的精神,使目前利益同长远利益结合起来。”有一段时间,中国这盘棋就是由两位老人对弈。邓的意思是保重点,但是“全国一盘棋”后来异化为“区域协调发展”的同义词。例如2007年《人民日报》刊过的一篇文章标题“走好全国一盘棋,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有点回归平均主义的味道。

 

改革开放或者说现代化,无非是市场化、城市化、工业化,短期内它们既会扩大个体的贫富差距,也会扩大地区间经济发展水平差距。如果按照邓的原意,这盘棋就该这么下;按照区域协调论,这盘棋下坏了,需要纠正。于是西部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连番出击,“双转移”可能是最新版本。

 

把低素质劳动力和落后产业转移到落后地区,既可以使发达地区更光鲜,又促进落后地区经济发展,两全其美,一箭双雕,多英明呀?只是可惜劳动力和产业们不是真棋子,不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国营工厂,说往山沟沟里搬就乖乖地往山沟沟里搬。在山沟沟里吃过苦头的国企不肯吃二遍苦,民企、外企理论上官员不能干预其自主经营。反正区域协调这盘棋下不动,西部开发、东北振兴还有中部崛起,都成效不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东西部差距还在继续拉大。拜国际金融危机所赐,近一年来的增长速率才颠倒过来。碰壁的原因在于忽视了经济发展规律,没有理论只有比喻。

 

市场最基本原则是自愿交易。产业转出地有转出需求,还须要产业输入地有承接能力。产业是输入地有招商需求,还须要产业输出地厂商有转移欲望。产业转移推而不动,卡在于产业输入地的承接能力不符厂商要求。

 

目前政府光注意劳动力成本,忽视更重要的物流成本。物流成本差异是病根,劳动力价格阶梯式是表象。不把病根治好,劳动力成本差异对企业没有吸引力。反过来劳动力会自然流向物流成本洼地。

 

物流成本是中国经济当中最短的那块木板之一,物流只占美国GDP8%左右,中国占到20%。每年上万亿运输费用打入商品成本,中国运输业成本高于发达国家1倍以上,高于美国3倍。流通费用约占国内一般商品价格的50%,占农副产品价格的70%。物流成本过高是内需不足的主要原因。今年家电和汽车下乡仅退税若干点就刺激出巨大需求,如果物流成本降低到正常国家的水平,可以想象一下什么景象。

 

除了物流技术相对落后之外,中国物流成本高的原因有二:收费公路,以及铁路、航空和燃油垄断,它们就像拦路抢劫一样抢走了国民内需。在上述因素不能改变的情况下,中国经济惟有靠出口拉动,中国境内企业要想有国际竞争力只能尽力缩短内陆运输距离,离港口越近越好。这就是沿海与内陆差距越来越大的原因。

 

但内陆也不是全无希望,空港也是港口,可以开展空港经济。只不过空港只能带动电子技术等高新科技产业,而高新科技产业对劳动力的消化能力有限,只能点亮几颗明星,例如成都或者西安少数几座城市,无力带动整个中西部发展。劳动力密集型传统产业依赖于海港,只能聚集在沿海地区。

 

上面是“双转移”转不动的原因之一。但是广东的情况又有不同,东西两翼有非常好的海港,工业化程度却不高,放在全国的沿海城市中比较都算不上发达,所以还存在另外的原因。只要解决好了,广东“双转移”战略就有把握成功。

 

再来看广东省经济发达的珠三角地区,可以发现所有城市围绕着两个核在发展。第一个核心是香港,深圳的罗湖、福田、蛇口围了一圈,东莞的清溪、塘厦、长安再围一圈,港深莞城市群以出口为主。第二个核心是广州,番禺、顺德、南海、花都、增城围了一圈,中山、江门、肇庆、清远再围一圈。以广州为核心的珠西城市群以内贸为主。

 

市场经济正常运作,离不开基本的政府服务和商业配套,例如司法、金融、交通、商贸中心之类。广州和香港作为老牌大城市,恰好具备这些条件,于是带动辐射范围内的城市群发展。相反,广东的东西两翼缺乏同类核心城市,所以经济上不去。

 

欲增强东西两翼的产业承接能力,先要打造两颗强有力的核心城市。基础建设的必须的,但仅有基础建设尚不够。关键在于软件,也就是政府服务要升级。回顾汕头和湛江这两座历史悠久的口岸城市,本该承担起区域核心的作用,却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严重的腐败案件。两地走私泛滥,偷税、骗税严重,不是两地市民或企业的问题,夸张一点说,两地政府已经溃败了。企业是无法在无效政府的管治下健康发展的。

 

为什么汕头和湛江两市不约而同地出现政府溃败现象?我给出的解释是官员激励机制出了问题。目前体制下,官员最重要的激励是升迁,比工资福利更重要。改革开放前,全省十来个地区,每个地区下辖十来个县,每个领导升迁机会均等。改革开放以来,经过一系列区划变动,有些城市地位提高了,例如广州、深圳上升为副省级城市,有些县升级为县级市甚至地级市,相应的有些城市地位降低了。

 

汕头和湛江就是两座失落的城市,现有二十多个平起平坐的地级城市,市领导晋升到副省的难度大大增加。特别是两座副省级城市的出现,像门神一样守住了地级市领导向省领导晋升的大门。官员晋升难度增加,也就是激励下降。正激励下降,等效于负激励上升,贪污腐败的可能性就增加了。假如多数官员都存在激励不足的困境,那么政府治理水平必然下降。层级多不利于信息流通,层级少不利于官员激励,优化科层组织的效能需要在两者间权衡,不是层级越少越好。减少层级要靠分权,但那涉及修宪,得动大手术,暂且不议。

 

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将汕头和湛江升级为副省级城市。汕头和湛江升级副省级城市不仅解决了汕头和湛江两市内部的激励问题,也增加它们所辐射城市官员的晋升机会。例如汕头市领导可从梅州、潮州、揭阳和汕尾市领导中择优选拔,湛江市领导从茂名、阳江、云浮市领导中择优选拔。同时减弱广州和深圳这两座城市领导向省级晋升的优势,加强竞争性,避免选择面太窄、近亲繁殖。

 

目前的副省级城市,除了省会之外,还有大连、青岛、宁波、厦门和深圳。其中离省会较远的大连、青岛和厦门都起到均衡所在省区域经济发展的作用。若历史地位来论,汕头、湛江能够和它们平起平坐,但现实的经济规模有些差距。城市经济发展水平不完全取决于政治地位,但是在中国现实条件下,政治地位无疑会促进经济发展。当初厦门能够争取到PX项目和广州南沙中科石化项目,显然与其政治地位有关。汕头、湛江都有沿海的优势,若提升政治地位,经济上赶上大连、厦门不是难事。再说以广东省的经济体量,出面申请设立比浙江辽宁多一倍的副省级城市还是有可能的。若一定要以经济规模为门槛,佛山、东莞经济规模的已经超过一些副省级城市,现在把名额转移给东西两翼罢了。

 

汕头和湛江省为副省级城市之后,增加税收留成、向中央要用地指标、向央企要投资,都会容易一些。还有省属国企应该加大在汕头和湛江两市的投入,与其转移外企民企,不如从自己做起。在解决政府激励和增加税源之后,两市的政府治理、城市化水平和对人才的吸引力肯定会改善。有了这两个新核驱动,粤东粤西对劳动力密集型产业料将产生巨大的吸引力。无须政府推动,资本也会自动流过去,自主流动的效率比政府推动更高。

 

尤其汕头,适逢两岸直航,海西经济区筹建,宜抓住机遇,及时升级。要注意避免地级市合并之类的复杂工程,快刀斩乱麻。至于粤北,与广州空间距离并不远,在广州辐射以及沾北上路网之光,可以发展旅游、内贸、文化和空港经济。

 

若此构想实现,则北广州、南香港、东汕头、西湛江,改穗港轴心为四核菱形站位,那么广东这盘棋就算圆满了。

  评论这张
 
阅读(93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