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对“限小”作秋后算帐  

2009-08-28 01:06:43|  分类: 市井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限小”作秋后算帐

此前种种迹象表明“限小”令有望废除,只是羞答答不见权威人士出面证实。终于昨日有了正式消息,10月份广州小排量汽车上牌和通行都将放开。

虽然废除“限小”获得一边倒的欢呼声,但是不可否认,“限小”令也曾取得许多正面作用,减少排放、减轻拥堵、增加安全性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都客观存在。只不过市民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有目共睹。不同群体和个人得失各不同,对“限小”的代价与收益来个“秋后算账”恐怕不容易。

暂且借用牛顿第三定律作为分析工具: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普通市民人数虽多,精英数量虽少,但是开那1.0以下排量的汽车并非美妙体验,改为挤公交车,个体牺牲程度不如精英们的豪车在畅通与拥堵之间差别大。限制平民或者精英受困,不爽快的总量是相等的,动量守恒。连牛顿定律都遵循了,你能说决策不科学吗?

行政管理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很简单,不外乎限民或限政。民限不了政,政就会限民,反之亦然。不受限一方不仅获得有形收益,还能释放想象力,想象力是创新之源。这些年,不仅有学者鼓吹行政创新,实际上各部门的行政创新确有成绩。就象那“限小”、“禁摩”都属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左右看不见同行的制度创新。老牌资本主义的美利坚、英吉利那里找不到,新晋社会主义的越南和古巴也寻不见。如果联合国接受政府制度专利申请,相信中国前30年是引进专利最多的国家,后30年是登记专利项最多的国家,但专利收入恐怕恒为负值。

与行政部门的创新货真价实相比,政治学专业的学者们倡导的那些创新,反倒了无新意,模仿发达国家现成的东西而已。

学者和企业家靠创新吃饭,但市民未必闻新则喜。象我这类小民有点习惯成自然,一听见政府创新,基本上等于限制令就要来了,相当于在人行道上遇见外地大姐小妹问路,本能地捂紧腰包走快几步。常常会有觉悟太低的内疚,怕人说起广州人冷漠,高谈地方文化之类阔论。其实冷漠对待陌生人问路,只需要经过几次先问路后讨钱的生活经验就能够建立起条件反射,搬来高尔基、托尔斯泰也找不到解药,与文化高低无关,属于动物学家巴浦洛夫的研究范畴。

行政机关想象力被释放的代价是市民的想象力被束缚。例如摩托车一定是穷乡僻壤的交通工具,摩托厂家也就省却了技术提升,外形全靠抄袭,只要价格低。摩托车厂产业升级之路唯有倒闭或者转产汽车,哪管它宝马摩托、哈雷摩托比国产汽车贵得多。例如汽车越贵就是排量越大,汽车厂的升级之路就是从0.81.3,再到1.51.8,想不到奔驰Smart的排量才0.999。更想不到印度塔塔汽车的Nano排量才0.6,却赢得全球热烈关注。

经济学家们常说的术语消费不振、内需不足之类,都可以归结为文学化的想象力贫乏。市民想象力不够不是素质低,而是被驯化的结果。广州的未来图景之一是汽车工业城,若非市民想象力释放,我想不出广州有什么本事去与那些想象力不受限制的印度人竞争?今次废除“限小”令固然是件大好事,但一想起政府以后仍然会频频出台各种名目的限制令就喜悦不起来。

慎出限制令,许广州一城富有想象力的市民。

  评论这张
 
阅读(5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