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依靠民间组织治理社会溃败  

2010-06-03 17:25:46|  分类: 四农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靠民间组织治理社会溃败
 
2010年5月24日下午,电白县霞洞镇一男子因和他人争夺荔枝包装生意而遭枪击身亡,一名嫌疑人被抓获,霞洞镇派出所所长被免职。看起来像是一桩普通的刑事案件,但是联想起近年来茂名频频发生同类介入经济生活的暴力事件,免职一两个派出所所长,恐怕不能根除病灶。
 
茂名经济在广东算比较落后,但是劳动力和土地价格低廉没有成为发展的优势。只要稍有厚利的产业,便有暴力集团介入,正常的经济秩序建立不起来。如果光从公布的案件来看,近年来茂名反腐打黑成绩可谓显著,邓树国、杨文超、吕升才、熊春华被判刑,“猫牯”赖桂妙的“长兴社”土崩瓦解,副市长杨光亮被调查……可是这些成绩并未改观茂名的治安形势。
 
茂名这种情况已经非常接近孙立平教授所讲的“社会溃败”现象。“社会溃败”并不会影响到政治稳定,那些“黑社会”性质的暴力团伙不是完全和公权力无关,恰好相反,那些暴力团伙正是由于与政府内部某些势力存在苟合关系才得以发展壮大。当他们壮大到一定程度威胁到政治稳定的时候,又可以迅速被扑灭,甚至连他们的保护伞在内一起被端掉。只不过一个黑恶势力被打掉,又为另一个黑恶势力腾出了发展空间,却始终无法恢复健康的市场经济环境。
 
正如孙立平教授所言,“社会溃败”关键在于权力失控。而权力失控,又是由于体制内的制约因素失效,维系体制内的制约机制正常运转需要成本。这个成本在落后地区政府财政已经无力承担,干部队伍人心涣散,于是个别体制内官员转而向社会寻求资源,填补秩序真空。建立在暴力恐吓下的秩序,仍然是秩序。收保护费和欺行霸市与抢劫、偷盗还是有区别的,暴力冲突往往发生在秩序提供者之间,而不是正当的从业者,但这显然不是一种高效的社会体制。
 
那么高效的社会的体制是什么样子呢?其实传统中国社会官府也是不负责维护市场秩序的,市场秩序由商人自行组织的行会、商会负责,这些商人组织不乏具备武器等维持秩序所需要的工具,商团武装一直到民国年间都存在。商人组织与政府组织的差别在于,其成员不仅有投票权,而且有退出权,比如不缴纳会费或者迁徙等等。在上面政府的威慑和下面会员退出权的双重压力之下,商人组织内部有改良的倾向,于是能够比政府更高效率地提供最基本的公平品——秩序。我将这种社会形态称为商绅社会。
 
为什么现在产生不了良性的民间组织呢?恰好是在维护社会稳定的旗号下,被抑制了。产生良性民间组织的土壤中最关键元素是信息自由传播,只有信息自由才能让组织处于成员监督状态下运转,才能自我诊治和修复。但是信息自由往往被有关部门当成威胁社会稳定的因素而倍受打压,连上级党报记者的人身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更罔论茂名当地百姓的言路畅通。


若在放开言论方面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落后地区的社会溃败将会越来越严重。溃败中的稳定不是我们的理想。

  评论这张
 
阅读(249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