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革命从来是第一二把手发动的  

2012-12-08 00:09:06|  分类: 若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日参加凤凰网名博颁奖盛典,对章立凡先生的一句话印象最深:“五年看改,十年看埋”。如果五年内不启动宪政改革,十年内将爆发革命。

会后信力建、杨佩昌、叶匡正等十多位朋友一起喝茶聊天,信先生询问大家对形势的看法,笑蜀很乐观,更多人悲观,还有人不确定,大家不约而同地谈到改革的动机与革命的力量,因为都明白改革的动机与革命的力量两者互为因果。若无革命的力量,则无改革的动机。若存在改革的动机,则革命的力量将削弱。

笑蜀第一个发言,他重点谈到“组织化维权”,以此作为避免革命,促进宪政改革的手段。我第二个发言,试图从儒家的角度分析当今社会,因为没有事先准备,中间又有人插入提问,我说得有点罗嗦,正当我准备给出结论收尾的时候,被张耀杰喝止了。后面各位不管乐观悲观,都视社会动员为革命的力量,而这正是我所不认同的,在此以文字简单说明。

尽管中国传统文化遭到刻意的抹杀,然而传统价值观仍在社会变革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传统价值观改造社会主义的结果,社会主义是西方的,市场经济是传统的。各区域的市场经济发达程度与传统文化保留程度成正比,可以佐证。

既然传统价值观过去三十年还在起作用,那么未来的宪政变革当中,传统价值观必然还会起作用。中华传统价值观的主流是儒家,儒家是特别反对革命的学说。儒家革命一词是指天命转移,好比美国的政党轮替,而不是被统治集团推翻统治统治集团。颠覆一词比革命更精确地对应当代流行话语中的革命,颠覆在古汉语中找不到。

中国几千年朝代兴替要么是统治集团内部争斗,要么是民族战争。五胡乱华是民族战争,安史之乱之后的唐五代是民族战争,五代以后连统治集团内部争斗造成的朝代兴替都没有了,宋元明清几次改朝换代全是民族战争。商州以来近四千年信史,唯有秦末之乱可称作颠覆,那时正好儒家消沉到极点。

回顾历史可知中国传统文化是多么地厌恶革命,在座各位同样是传统文化的承载者,情感上希望革命能免则免,但是又为教育所得之观念羁绊,将革命的力量寄托于中产或者底层,希望革命力量壮大能刺激主动的宪政改革。这套分析方法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中国不仅宪政改革的希望在高层,革命的可能性也在高层。由高层发动革命不符合经典革命理论,却是中国当代史,文化大革命不就是一把手发动的吗?文化大革命的目标就是一把手试图革掉不热爱革命的中国文化的命。文革之后将颠覆入罪,也就是革命有罪,文革是反革命有罪。针对类似的不满行为,罪名定得如此对立,就是“中国特色”在起作用。刚刚平息的重庆小文革也是一把手发动的,更早平息的亚纳耶夫是二把手。

反正革命派也好,改革派也好,都得当帝王师。在社会上组织革命力量,且不论有利还是有害,总之用处不大。“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无论中产还是底层,赚钱、消费、打打麻将、晒晒太阳,就是在为社会稳定作贡献,这是乐观因素,不是悲观因素。有这么可爱的十多亿人民群众,无论革命还是改革,只要方向是走向宪政,社会就不会乱,不会比欧洲的转型国家乱。至于如何当帝王师,去说服一二把手,我没那机缘也没那能耐,但是我相信或许有人能做到,董仲舒是凡人,不是独一真神。

  评论这张
 
阅读(335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