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农民用脚走出来的城市化  

2013-06-25 11:47:57|  分类: 四农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小年教授认为城市化不是靠政府规划,而是由市场聚集效应自然形成的。在此,我用更形象的语言来表述同一个意思:农民用脚走出来的城市化。

 

去年有关部门提出要走“新型城镇化道路”。“新型城镇化道路”的积极意义在于总算用了“城”字,它的消极意义在用“镇”而不用“市”。尽管“市场经济”的提法用了20多年,骨子里还是计划经济那一套思维逻辑。为了显示计划经济体制比市场更高明,总是试图用所谓规划或者战略,延缓城市化进程,借口之一是避免拉美病。

 

胡温 “新农村建设”和江朱“西部大开发”都是企图以中央之力,迟滞地方上的城市化进程,如果要说什么前30年与后30年是统一的话,反城市化是很明显的一个方面,这是计划经济体制所决定的。50年代搞城乡隔离的户籍制,60年代发起上山下乡运动,那是更激烈的反城市化。近20年虽然也是同样套路,发扬和继承了建国初念的基本路线,但是执行力度远不如当年,毕竟以强力阻碍城市化,损民又不利国库。近20年农民进城门槛虽高,农民只要付出额外的租税,即可翻越进城门槛,于是才有今天的城市化水平。

 

政府财政规模在城市化进程中急剧膨胀,终于打动了铁石心肠,开始正面评价城市化进程,但是观念依然落伍,停留在“城堡”的阶段,视城市为政权堡垒,视流民为政权之大患。寄望于小城镇建设,能截留进城农民,但从来就没有成功过。从“新型”和“城镇”两个词来看,新班子很可能新瓶装旧酒,看不出新在何处。

 

建国六十多年,政府管理农村从来没有正确过,唯一正确的就是70年代末至80年代末,对农民放任不管,农民自行其是。所谓人口红利、改革红利、城市化红利,都是农民自行其是的红利。几乎与耕地承包的同时,公社尚未完全解体,释放出来的农民就开始组建乡镇企业,但乡镇企业红火不过十年,就在随后崛起的的私营企业面前一败涂地,后者不仅产权明晰,而且聚集程度高,要么在城郊,要么在大型专业镇。乡镇企业失败,不是农民的失败。私营企业的主体仍然是农民,私企打败乡镇企业,是相对更自由的农民打败相对不那么自由的农民。

 

在社会主义体制下,农民离开乡镇,走向沿海和城市,并非单一迎合产业集聚效应,另有一重要动机——稀释官民比。百万人口以下的城镇,基本上整座城市所有产业都是服务于官府,没有市民社会的生存空间,企业难以产出效益。官方话语形容民国商业繁荣的大城市为“消费型城市”,借用该造词法,现实中的小城市是“消耗型城镇”,皆因官民比太高。官民比太高,政府开支要么向上伸手,要么向下压榨。向上伸手,导致官场伦理堕落,加速腐败。向下压榨,导致生产力衰败,陷入恶性循环。因此,农民的进城,必然是舍近求远,舍城镇,奔城市。

 

无论西部大开发、新农村建设,还是新型城镇化,都是试图从上到下,以政府财力遏制农民舍近求远的趋势。西部大开发、新农村建设很好,好就好在无功而返,最良好的愿望是“新型城镇化道路”继续无功而返。无功而返,说明败家的程度有限,还有城市化红利可言。如果它们成功了,说明农民自发的城市化运动失败了,等待中华民族的是一场深重灾难,如同文革时期那样。

 

与西部大开发、新农村建设时期相比,当前城市化率已经相当高,真实城市化水平与日本和意大利平齐,或略有超过。中国的行政效率之低,远不能跟日本和意大利两国相比,最多只有拉美国家的水平,拉美国家城市化率在世界上算非常高的。和中国一样,拉美人也是被迫通过人口聚集来稀释腐败,中拉农民不约而同地直奔大城市。如果中国政治体制不发生变动,城市化率会如拉美一样超过发达国家。即便如此,可预期的城市化红利也所剩无几。城市化潜力有限,“新型城镇化道路”压力当前,也许城市化红利真的一去不复返,比拉美更严重的拉美病将不期而至,未来不堪设想。

  评论这张
 
阅读(503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