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以为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日志

 
 

借用孔子的眼光打量亚当?斯密  

2014-03-16 17:05:38|  分类: 自由儒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历史人物被后人高估了,例如亚当?斯密。亚当?斯密被认为是现代经济学鼻祖,资本主义的奠基人,常与现代科学奠基人牛顿相提并论,但我认为亚当?斯密是资本主义掘墓人。亚当?斯密和他的弟子李嘉图、再传弟子马克思,是三位脑袋里充斥着错误观念的三流作家,对后世误导多于教导。

 

亚当?斯密的思想可分为分工理论、自由贸易、竞争理论、劳动价值论、货币理论、价格理论、地租理论几个部分。

 

最出彩的分工理论,源自师友休谟,《人性论》:“借着协作我们的能力提高了,借着分工我们的才能提高了,借着互助我们遇到的意外减少了。”社会性是人性的一部分,休谟以此论证人性自足、性本善,一反基督教神学千年灌输的性恶论、罪性论,为反抗奴役、争取自由找到正当性。休谟还提出怀疑论,为自由寻找哲学根据。休谟受翻译的儒学《四书》影响,是明确向经院哲学发起挑战的第一人。但基督教势力如此之大,使得休谟学说局限在哲学界传播。而亚当?斯密做过英国国教教士,他的道德和经济学说在休谟的基础上,向基督教神学做出妥协,所以被英国主流社会接纳。亚当?斯密事实上窃取了休谟的声名,这并非他本人意愿,而是出自后世英国人的造神运动。

 

自由贸易理论是斯密思想中影响最大的,但也不是原创。斯密曾指责同时代的经济学家弗格森抄袭,弗格森反唇相讥,两人只不过盗取了相同的法文资料。欧洲有非常悠久的重农传统,如斯密所说:“古希腊各共和国和古罗马的政策,重视农业,而不重视制造业和国外贸易。”斯密借古讽今、借外喻英,呼吁当局解除因重视商业而对商业贸易无处不在的干涉。斯密在论证的过程中,运用了“消费者利益”的概念,今天已被发扬光大。

 

自由贸易促进了英国的工业革命,但是把工业革命归功于斯密则过分了。因为英国工业革命期间的“自由放任”政策,中国历史上早就具备了。法语“自由放任”一词来自“无为”的直译。《论语?尧问》:“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这是政府不干涉民生的最精当表述。司马迁讲得更详细:“故善者因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誨之,其次整齊之,最下者與之爭。”最高明的治理是放任自由,其次是以利益引导,其次是观念教导,其次是政策管制,最下等的治理是与民争利。

 

“自由放任”的中国没有发生工业革命,因为缺乏物理革命、化学革命的技术基础,所以在中国人看来,牛顿的功劳比斯密大。清末洋务派主张“中体西用”,清醒地认识到了西方的长项。但是,说“自由放任”不是工业革命的肇因,不等于反过来说,干预市场就能推动工业革命。东亚和拉美国家工业化过程中都热衷于进口替代、奖励出口,“以利导之”,但是最终效果天差地别。在制度大体相似的条件下,产业政策不是关键因素,科技实力才是。

 

亚当?斯密造成危害最大的理论莫过于价格理论,他相信价格由客观因素决定,劳动价值论和竞争理论是其推论。劳动价值论被马克思推到极端,变成剩余价值论,衍生出抑制竞争的社会主义制度,因而臭大街了。但是对竞争的过度看重,也导致政府干预——《反垄断法》。

 

客观主义是西方根深蒂固的古典思想,休谟试图摆脱窠臼,用怀疑主义迈出了关键一步,而斯密浸润其中,完全没有摆脱的意识。

 

事实上价格是纯主观现象,有无竞争,并不妨碍效率价格的形成。比如一家农夫、一家鱼夫,互为垄断,只要不使用暴力,所形成的交易条件就会对双方有利。真实社会,垄断无处不在,范冰冰对自己的身体拥有垄断权,天经地义,谁有资格去打破垄断?垄断、竞争不重要,反暴力、反强制、反干预才重要。

 

由于激烈竞争容易引起冲突,儒家在道德上对竞争是持负面评价的。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以务农为贵业,因为农业竞争不明显,以商业为末业,因为商业竞争上眉上眼,同时又不限制商业。《史记?货殖列传》:“夫用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绣文不如倚市门,此言末业,贫者之资也。”末业让给穷人去经营,待穷人经商致富之后,购置田土回归农业,又把商业机会让给更穷的人,如此循环往复,实现动态的均富。

 

很多人只知诟病儒家鄙视商人,其实西方鄙视商人更露骨,《威尼斯商人》是典型作品。读过《国富论》原文的人就知道,亚当?斯密也鄙视商人,而且断定商人由于贪婪,一定会同行串谋形成垄断价格。虽然西方的确有行会垄断的传统,但作为普遍性推理,仍属于主观臆测。只要针对性的破除价格串通即可。

 

竞争为人不耻,和气生财更让人景仰,这是人之通情。对于某些行业,例如教育、医疗,无论中方西方,传统上都以非营利业态为主,不强调竞争。只要是民间自发形成的,就不能说是反市场的。而近几十年的教育、医疗改革,打着市场化的名义,其实是场被设计、被算计的竞争。中国现行的房地产体制,大致是香港搬过来,香港又是从英国搬过来,并不因为源自英国而公平。国家独占,驱商争地、驱民争房,乃是西方奴隶制遗产披上现代化的外衣。

 

用孔子的眼光打量亚当?斯密,打量西方社会,可知当代西化的罪恶和荒诞。

  评论这张
 
阅读(4640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